老实说我现在穷到连给我cp结婚的九块钱都么得

【赤黑】思君

▶️给路栗大太太的《等君来》番外2.0修改版


月明星稀,秋风从高楼吹过,带来许许寒意。太子殿下取了酒盏,还未饮入口,便听得楼板吱吱的响,轻笑一声,从怀中拿出捂了好久的桂花酿放在桌子的另一侧。“这是嬷嬷新做的,还温着呢。”那少年也不拘礼,打开盖子就往嘴里送了一勺,“嗯,嬷嬷手艺还和以前一样好。”

太子殿下宠爱黑子家小公子在宫里可谓是无人不知,据说今晚还要带他去占星楼赏月。那可是皇家的地方,陛下款待邻国贵宾的宴所,哪里是说用来上月就用来赏月的。

不过也确实是宫里赏月极佳之地了。

奴仆一个个低头侧听,等着陛下龙颜大怒,可皇上只是在奏章堆里嗯了一声,大大方方的准了。

黑子哲也合上书,手撑着头伏在案几上,眼里藏不住的笑意,“本来多少人等着看征君的笑话呢。结果……噗哈哈这可是伤了不少人的心了。”

“无妨,我们赏我们的,他们嚼他们的舌根。”说罢赤司抬手用笔指了指站在殿尾的婢女,“哲也想吃什么?吩咐给夭夭,让她去准备。”

黑子笑道,“桂花酿可好?还有……”

“香草糕我早已让她去准备了,”赤司抬手勾了一下黑子鼻子,语气里满满都是宠溺,“忘了什么都不会忘了你的香草糕。”

黑子起身,卷了一本书就走,“那……我晚上吃了饭再过来,征君……征君这里有些闷人,得多开开窗户通风才是。”红晕悄悄染红了黑子的脸颊,连鼻尖也有了一抹微红。

要快些走,被他听到自己的心跳那才丢死人了。

也不顾赤司在身后叮嘱什么,随口只回答几句知道了,黑子拐出殿门就不见了影子。

赤司将笔搁在笔架上,伸手去摸桌角,“这孩子,怎么把我的书给拿走了。夭夭,你别笑。东西准备好了吗?”

那婢女用手捂着嘴,欠了身,还是笑着跑出去了。

赤司想起刚才黑子那番模样,忍不住也笑出来。

黑子也是到了家才发现书拿错了,但也没急着还回去,反正晚上还会见到,到时候再拿给征君也可以。黑子坐在自己书桌前,无聊的翻了几页看看。

啊~看不懂~只好抹平书脚,放在显眼位置,自己在书架上找了本自己看的书无趣的翻着。

黑子不认识那占星楼的位置,在御花园里转了半天,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小内侍,又模模糊糊晃了好一会儿才在楼下看到一直等着的夭夭。

“公子可算来了,太子等了好一会儿了,桂花酿可要凉了,公子快走这里上去吧。”

黑子不好意思的笑笑,顺着楼梯往上爬,也没多做解释。当然,迷路这种事怎么可以随便乱说。

“来了?”赤司盘膝坐着,桌脚放着几盏清酒。香草糕,桂花酿都摆在靠在自己这边的位置。

“嗯……久等了。”黑子有些不好意思。

“来,坐这边,这边风小。”

黑子小步走过去,学着赤司的样子坐下。拈起一块香草糕房进嘴里,享受最爱美食带来的快乐。

“我看见哲也在下面晃了好久。怎么?迷路了?”

“啊?什么?我只是……只是看到御花园景色太美了,就多逗留了一会儿。征君,你信不信?”

“好,我信你。先把这个吃了,凉了就不好吃了。”赤司指着桂花酿说道。

黑子尝了一大勺,眼里都放出好吃的光芒。赤司低头看着黑子,心情也好了好几倍,“你喜欢就好,我还担心太甜你会腻的。”

黑子侧头看着赤司,用勺子一点一点吃着,看到赤司视线也碰到自己时,傻傻的笑了一下,然后便扭过头去,企图用头发遮住自己发烫的脸。

从小黑子就喜欢听赤司讲那些奇异故事,黑子乐意听,赤司就乐意讲。

赤司讲了多了些,黑子吃得慢了些。两人都没说什么,却都希望这个时刻可以长久一些。

一碗下肚,中途还夹带了几块糕,黑子摸着吃撑了的肚皮,脸更红了些,风一吹,沉积在身体里的酒气就上来了,黑子接连打了好几个酒嗝。

赤司也放下酒盏,起身,扶着黑子准备带他下楼。

“早知道吃这个你都会醉,就不给你吃这么多了。哲也,起来。我们回去了。”

酒劲越来越大,黑子身体更是软的站不起来,嘴里还在乐呵呵笑着,咕哝着什么。

当太子又将旧事新提时,少年一口吃的卡在喉咙里吐不出咽不下,脸憋的通红,缓了好一会儿才疏通气。

“哪有!即使神智不清我酒品也是很好的,哪里会胡言乱语。”黑子辨驳道,其实黑子心里也快虚死,当年年少醉了之后哪里记得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只是知道天大的事都有太子哥哥给他担着。

黑子抬头悄咪咪看了赤司一眼,后者面带微笑,嘴角微咧,好像马上当年旧事就会被供出。可赤司不急,手里拿一小栈酒喝了一会儿也不减少。

赤司不急,黑子急呀。勺子在小碗里搅啊搅,点点星黄被压到碗底,又马上被勺子带上来。

“哲也睡了,”赤司缓缓说,“像只八爪鱼一样缠着我,就是我们小时候看到的那只,缠着膳房大师傅脖子的那个,哲也还记得吗?”

黑子勉强回忆了一下,不禁打了个寒颤,“征君,你把酒给我,我有些冷,喝点暖暖。”

“不怕醉了?”赤司怀疑着,把酒递过去,就在黑子快接到的时候又收了回去。

边都还没碰到,黑子的手停在空中,姣好的面容带了些愠色。黑子骨子里的不服输气上来了,一掌拍在桌子上,吓了赤司一跳,只好把酒递过去。

黑子得了酒,也不含糊到了满满一杯。但真到嘴边又开始迟疑,咽了口口水,赤司又撑着额头一脸坏笑。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黑子此刻是真的怂了。黑子偷偷看了赤司一眼,刚刚坏笑已经有了催促的意思。

“算了,横竖不过一醉。”一杯酒,黑子饮的像个烈士。

赤司看着黑子仰起脖子猛的灌下去,先是被酒的辛辣激得眉头快挤到一块儿去了,然后又迷恋的舔着唇,懵懵懂懂对着赤司举起酒杯,轻声问,“我可以再要一杯吗,征君?”赤司不做声,把酒藏到桌子下面。

黑子才不管,手脚并用,沿着桌沿爬到赤司那里,偷出酒壶,就往嘴里倒,来不及咽下的便顺着嘴角留下来,湿了衣襟,脏了衣服黑子也不在意。

赤司眼见不妙,赶忙抢走黑子手里的酒壶,防止黑子又抢,便直接从楼上扔下去,听见陶瓷破碎的声音才松了口气。

得意的看着黑子,本以为小家伙会生气来着,谁知黑子先盯着他发呆,随即拽了他头发一把,几根红丝夹杂在黑子之间。

赤司忍着痛,捂着后脑勺,黑子接下来一句话更令他平静不下来。

黑子说,“赤司君真好看,像新娘子一样。”

黑子站起来,解开赤司固定头发的发带,赤红色的长发散落在肩上,黑子抓起一缕,放在鼻子下嗅嗅。

“好香,像红盖头一样。”黑子靠的离赤司极近,都可以感到黑子呼吸间的酒气,不知是不是香草糕的缘故,竟真像黑子说的那样是甜的。

赤司把发丝从黑子手里抽出来,“头发可不是布啊,傻瓜,喝了那么多酒,待会儿烧心了我可没办法。”

不过让赤司意外的是这次醉酒的黑子居然意外的乖巧,像只猫一样粘着赤司。

“征君征君……征君……”黑子用手指沾了点桌上的酒水,一边叫着赤司之名一边在他掌心写画。

黑子的眼皮已经撑不住了,看东西都出糊影儿,他就着赤司腿躺下。

赤司无奈,又怕把他弄不舒服睡不安稳,只好盘着腿一动不动。

“真是,举国之内敢拆我发带,枕我大腿的也只有你了,”手往前伸好不容易够到了黑子还剩一半的桂花酿,“没有酒了,就用你代替吧。”


Fin.
我坚信这篇没刀子了
修了两天仙感觉自己真要登蓬莱补个觉先~




评论
热度(20)

© 不要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