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我现在穷到连给我cp结婚的九块钱都么得

【赤黑】恋爱与你

各位好这里是赤黑日24h活动的第七棒,我是夭夭,作为一名三流狗仔,实况为您直播爱豆赤与他的不可说恋人的日常希望我的小甜饼有甜到您~





“那么我们都知道,赤司先生近两年事业很成功,收获一大堆粉丝,最近是要举办演唱会了吗?”

“是的。”

“那么这里先预祝演唱会大办成功。”

“谢谢。”

“其实这次访谈观众们最关心的还是赤司先生的感情生活,像赤司先生这么受欢迎的爱豆,绝对不会是单身了吧?”

“感情吗?呵呵……我……”

修长的手指在开关上轻轻按了下,电视机的画面突然关闭。

怀里的礼物被随手丢在电视机边的柜子上,手指在头发上随便捋了几下,发型师精心梳的发型就变得凌乱,眼里藏着的疲惫这时才放了出来。

赤司绕过茶几,蹲在沙发前面把恋人滑下来的刘海别到耳后,偷偷吻了吻恋人额头。

“都让你不要等我了。”语气里带了点点责备的语气,但更多是宠溺。

手小心勾住黑子的腰,把黑子抱进怀里。黑子在赤司怀里扭了几下,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唔,欢迎回来,赤司君。”黑子的眼睛还没适应天花板照下来的灯光,用手勾着赤司脖子亲了一下就往赤司怀里说,来躲灯光。

赤司愉悦的勾起嘴角,走进房间,将黑子放在床上,自己也跟着躺下来伸手想抱住黑子,谁知却扑了个空。

“怎么了?”赤司撑着头看黑子。

“今天很晚了,可不可以……不抱……我。”

“噗”,赤司笑了一声,“放心,不会做的,只是想抱着你睡而已。”

黑子羞红脸,为刚才的失态,扑进赤司张开的手臂里,发烫的脸贴在赤司身上,黑子想,耳边的心跳声应该是自己的,简直……太失礼了!

作为赤司的恋人,黑子知道赤司的作息规律,典型的粘床倒。在赤司发出熟悉的呼吸声之后,黑子逃出赤司的臂弯,悄悄带上房间门,开始处理赤司带回来的东西。

——迷妹们的礼物们。

说是体谅赤司是个万人迷的爱豆是真的,但是体谅赤司没有拒绝并且还把这些包装花哨,品种繁多,甜到掉牙,有些还价值不菲的巧克力,还有别的一大堆什么什么礼物带回家的心情是绝对没有的。

他也是会吃醋的,从还是赤司迷弟开始。

吃的照例还是给紫原君,黑子无奈的揉了揉头发,“赤司君什么时候才能变成我的所有物。”

黑子想起赤司前两天吃饭的时候好像和他提过公开关系的话题。

“但是公开关系之后,我也会被动的受关注吧。”结果被自己用这样的拒绝了。

黑子知道赤司是不会让自己陷入困扰的境地中的,可是看着桌上的礼物,黑子开始反悔了,会不会公开了关系之后,那些女孩子会收敛一点呢?

黑子无力的用手指弹着礼物上的纸带,明明反对的是自己,现在反悔的也是自己,好纠结啊。

当阳光照进卧室,黑子往下缩缩躲进被子,旁边的位置已经没有多少温度了。

餐厅里飘满了粥香,黑子拽着外套,顶着每天特定的一头乱发走出房门。

“早上好,哲也,还没睡醒的样子呢,”赤司含着笑意,手指轻轻拭去黑子因为打哈欠而溢出的生理泪水,“是先洗漱,还是先吃早饭?算了还是先来个早安吻吧。”

黑子主动仰头靠上赤司的唇,简单的互相触碰,互相说着早安。赤司先离开的黑子的双唇,催促他快去洗漱。

黑子从卫生间出来时,赤司已经在帮他冷粥了。每天几乎都是这样,黑子很高兴,有时会想遇见赤司君简直是场梦。

“怎么又出神了?快点吃,要凉了。”

最近因为演唱会的关系,赤司回来的很晚,但每天还是会呆在家看着自己吃完早饭再离家。经常性的,将昨天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告诉黑子。

完全就是单方面的被照顾,显得自己很像一个小孩一样。

“明天我来做早饭吧。”黑子小口的喝粥。

“好啊,我很期待吃到哲也的水煮蛋。”

“为什么只是水煮蛋?没有别的了吗?”

“别的黑子会做吗?”

“……那还是麻烦赤司君了。”

黑子无语只好继续喝粥,那边赤司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去工作了。赤司飞快在黑子头上印了一下,“我的时间要来不及了,碗就麻烦哲也了。在家要乖。”

黑子点点头,在门关上之后,脸上的笑容消失,取代的是生气的表情,还真把他当小孩子啊,明明是恋人关系。

不过,会乖乖在家才怪。

和赤司君的经纪人约的是在m记,结果直到黑子到达实渕玲央身边,实渕还是在看窗外,大概是在看他。

“实渕君,你好。”

“呀!小哲,你差点吓死我。”实渕拍拍自己的胸口,把自己面前的奶昔移到对面。

“吓到你十分抱歉,实渕君。”

黑子大方的接过就喝,实渕则将手里的宝地给黑子。黑子匆匆瞟了一眼,就不想再打开了。

“怎么是裙子?”

“当然是穿着这个送礼物啦~”实渕看着黑子,眼里期待之意越来越浓厚。

“实渕君,我可以郑重的拒绝吗?”

“不、可、以、”实渕按住黑子的手,“既然办法是小哲想出来的,你就不可以退缩哦~毕竟我找这个也花了很多时间呢~”

“……好吧。”

听到黑子同意之后,实渕开心的表示其余的就交给他好了,保证不会让他家爱豆认出来。

节目是在六点开始,黑子和实渕约定黑子所工作的幼稚园放学后,黑子就赶过去。

小女孩看着扶在桌上的幼师,跑过去把刚刚做好的小纸花高高的举起,“黑子老师,这是花火刚刚做好的,给老师。”

“嗯,好漂亮的花,花火酱好厉害!”黑子把花小心的插进自己的口袋,“我会好好珍藏的。作为交换,用这块巧克力给花火酱吧。”

小女孩得到巧克力,却没有急着拆开吃掉,别的孩子看到了全都围了上来,用自己的手工作业来换巧克力。黑子无奈只好跑到办公室把本来打算给紫原的巧克力拿出来全部分给孩子们。

被孩子们牵扯耽误了一会儿,实渕看到黑子的时候手里的睫毛夹已经等得不耐烦了。黑子歉意地笑笑,眼下了一口口水。

被固定在椅子上等了好一会儿,才被允许睁眼,说实话,黑子确实不喜欢穿裙子,抛开性别不说,这种一摸就是为女性准备的衣料穿在身上舒服到令黑子简直要起一层鸡皮疙瘩。

但是,黑子快钻进镜子里了,“这是我吗?”

“怎么样好看吧?不过小哲本来就是水灵灵的,保证小征认不出来。”

实渕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去看表,看到时间快到了,干脆把东西一放,推着在门口徘徊的黑子就往直播间走。

观众席上几乎已经坐满了,黑子顺着手里的票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灯光全部汇聚到舞台上,主持人先从幕后出来,明明赤司还没出来,身边的妹子已经不能克制自己了。而赤司出来的那一秒,黑子的耳膜几乎被震破。

赤司做了个噤声的姿势,嘴角却是上扬着的,就好像噤声是对别人的,笑是给黑子的。

黑子一下红了脸,想想赤司也许是在耍帅,他也不可能知道自己会来这儿。于是,拍拍脸,深呼吸,抱着礼物撑着下巴等结束。

这就好像回到了几年前,黑子还是赤司迷弟的时候,赤司不认识黑子的时候。偶然在学校礼堂门口看到的海报,作为声乐系的毕业生赤司回来学校参加校园祭,赤司当时已经小有名气,在加上帅气的外表。黑子耳边只剩下小学妹们的尖叫。

然后就是像别人一样省吃俭用,去参加爱豆的各个活动,也是偶然间,意外的和赤司打上了话,“你不是那个咬到舌头的主持人学弟吗?”

自家爱豆居然记得自己,自家爱豆居然对自己说话了,黑子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太激动还是怎么了,回过神来手里只有一张名片,赤司已经不见人影。

几天后,抱着着侥幸态度联系赤司,没想到真把人给约出来了。

如同做梦一般,等到黑子意识到自己心意时,赤司已经拿出对戒求交往了……

该怎么把礼物送出手?

虽然一直饭着赤司,可是以前也只是地下饭,即便是交往之后也没有认真送过礼物,看着前面的队伍越来越短,很快就临到黑子,索性把礼物往前一送,只等赤司接过去。

“抱歉,”黑子抬头,赤司正满手礼物对面前的黑子的礼物感到无奈,“今天只能收这么多了,很抱歉浪费了你的心意。”

黑子把袋子重新拎回手上,对赤司摇头表示没事,然后离开队伍,小跑到实渕身边,把袋子塞给实渕之后就回去了。

小皮鞋故意跺在水泥地上发出响声,装变成少女的青年,鼓着腮帮子一路走回公寓,嘴里还止不住的嘀咕,但是看到赤司发来的简讯时,脸上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

赤司说,他今晚没有事情了,可以回来吃饭。顺便加了句想吃黑子做的汤豆腐。

黑子立即跑去超市买了两块豆腐,裙带菜抓在手上最后还是迟疑地放下。

赤司回来的比黑子预计的要早些。砂锅还在咕噜咕噜的翻着泡泡,黑子正无聊的趴在桌子上数着时间,赤司走过去,从背后抱住黑子,湿热的呼吸洒在黑子脖子后面。黑子边笑着边捂着脖子躲开,赤司反而将黑子搂得更紧。

“豆腐……煮好了吗?”

“欸?……好……好了吧。现在就吃吗?我去帮你盛。”黑子从赤司怀里挣脱出来,无意间看到赤司脖子上的红蓝锁骨链,“这是?”

“从礼物盒里面看到的,很漂亮,我很喜欢,可以戴吗?”赤司问。

“可以的吧。”黑子不自觉的捂住口袋,然后逃进厨房。

相似的另一条锁骨链安静的躺在黑子的口袋里,黑子站在水池前面,冷水被拍在脸上。即使脸上依旧是面瘫脸,但是黑子内心已经满是小剧场了。

真是的我在搞什么啊?!直接送出去不就好了?!现在即使想带情侣款的也……肠子都悔青了!!既然都拒绝了为什么看到好看就要戴啊!果然当时还是要把裙带菜买回来的!

售货员的话还回响在耳边,黑子想,果然打动自己的还是配色以及情侣款的标示。

黑子看着恋人一口一口吃着自己煮的料理,哦不,是仔细盯着赤司的脖子。

“怎么了?”赤司抬头,嘴里的豆腐刚好咽下,喉结顺着上下滑动。

“没…没什么,豆腐好吃吗?”黑子尴尬的摸摸下巴。

“嗯,哲也的豆腐很好吃。”赤司的红舌滑过下唇,惹得黑子一阵心动。

真是的这人……故意的吧?

“话说回来,我好像很久没有收到哲也的礼物了。”这人绝对是故意的。

“汤豆腐不能算吗?”

“很抱歉,不能。”

“那……我也没有准备什么。”

赤司好笑的看着窘迫的黑子,无奈的摇头。正准备把汤勺送进嘴里,一只纸花递过来,沾到了汤勺里的汤汁。

“抱歉,只找到了这个,”黑子莞尔,“既然这样,那我就把自己送给你吧。”

赤司走过去,温柔的把黑子揉进怀里,“真的是敌不过你。”

演唱会当日

赤司正在后台化妆,门悄悄地被打开,黑子溜进来,把手里的玫瑰挡在赤司眼前,化妆师实趣地退出房间。

赤司转头,碰巧看见黑子脖子里的锁骨链,和现在在他脖子里的刚好是一对,“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戴了。”

黑子调整了一下小挂坠的位置,“果然你都知道了,这是我自己买的,哪里不能戴了?”

“嗯,可以可以,”赤司走过去牵住黑子的手,“真的想好了?说出去的后果我可不负责。”

“当然…当然是郑重考虑之后才决定的。”所以我想占有你,公开的占有。

两人正调情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实渕走进来,“小征,别人都好了,就等你的词了……啊啦,小哲也在啊。”

“什么词?那不是因该一开始就准备好的吗?”

赤司不理黑子的疑问,拉着黑子往舞台走,“刚开始的时候,你送过我一张乐谱吧,几天前翻到了,就填了词。”

黑子手心开始发烫,那种东西怎么还留着,他以为赤司看了一眼就会扔掉的。

“赤司君!”黑子从背后抱住赤司,“我……我……我”

“没关系,我都知道。”赤司抬手揉揉黑子的头。

舞台上

“很抱歉,瞒了大家这么久,是和他仔细商谈过的结果,之前不公开只是害怕他陷入舆论之中。现在,公开了,是想告诉他,我会和他在一起。正如接下来的这首歌一样,是我们两人的心血,希望可以得到你们的祝福。

歌名《全世界我只看见你》”

我知道,你不是不会言爱,你只是很害羞说出来,没关系,如果你觉得困难我会帮你说出来。连同我的那一句。

没关系,我都知道,你很爱我,好巧,我也很爱你。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台下女孩子的尖叫声中突兀的传来一句,

“征十郎!! 愛しています!!”

好好好,知道你最喜欢我了,哲也!

The End.

Ps.最后那句话的中文翻译:征十郎!!我最喜欢你了!!

歌名来自炎亚纶的《只看见你》oh~全世界我只看见你的视线你的一切

不介意请做BGM试听【笑】


评论(2)
热度(70)

© 不要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