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我现在穷到连给我cp结婚的九块钱都么得

鱼儿游(中)

来自@夜阑_原名柒月的梗
抱歉拖了这么久,事实证明我还是很乖哒
不要脸的我来求评论啦



记忆中的女子总喜欢坐在家里的草地上,鲜花在她身下绽放,风吹起她温柔的长发却吹不走她的最喜欢的帽子。女子转头,对着自己笑的温柔。
也正是因为她的温柔,所以在她身边才会觉得满足。
一切的温柔停止于那次的鲛人暴动,鲛人们劫持了她,而她拼尽全力保护了自己。
她一直都那么温柔,挂着浅浅的笑。可当鲛人们一个接着一个倒在血泊里时,平时含着笑意的双眼变成嗜血的猩红色,抚摸自己的头的双手现在沾满了鲜血。
可是,当利刃刺穿她的身体时,她的脸上是解脱的笑容。
“妈妈!”他在父亲的怀里哭喊,身后的男人紧紧抱住自己。她的最喜欢的裙子占满分不清是人类还是鲛人的鲜血,污浊一片。
他的妈妈是鲛人,当他第一次知道这个事实时,他的妈妈逝于暴乱,是不是不知到这件事的话他的妈妈就不会离开他。
所以……这都是鲛人的错……
赤司惊醒,又是那个梦。每一次梦到心中都是一阵恶寒,赤司抬手拂去额头上的冷汗,手却不由自主的发抖。内心的疼痛每日剧增,一点一点吞噬自己。
门上突然想起急促的敲门声,小童惊慌的叫着自己。赤司不满的打开门,脸色黑到极点,小童以为那只是自家少爷被打扰睡眠所发泄的不满。“少爷!您快去看看先生!他很痛苦的样子!求您救救他!”“那条鲛人?”“是!少爷您快救先生!”赤司理了理衣服,叹了声多事便跟着小童去了黑子所在的房间。
“先生本来睡得好好的,下半夜就听到先生在说话,我以为先生在叫我就过去看看,然后就看见先生很痛苦的样子。”赤司看着蜷在被子里不断发抖的黑子,示意小童先出去。
“可是……先生?”小童双手绞紧衣角,眼泪流个不停。
“这里有我,不想添乱就回去睡觉。”赤司半推半赶的把小童赶回去睡觉。自己回来后,黑子的情况好像更加糟糕。
鲛人攥紧胸口的衣料,冷汗一滴滴汇聚流落沾湿枕头,尽是痛苦的神色。“黑子。”赤司轻声唤了鲛人的名字,鲛人没有答应,身子反而抖的更加厉害。“唔……不要……嗯啊……求求您!不要!”先前小童为防止黑子咬伤自身而放在黑子嘴里的毛巾被黑子吐出,赤司立即把毛巾又重新塞回黑子嘴里。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现在黑子的情况反而没有好转,鲛人浑身抖的更厉害,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尖叫。从小养尊处优的赤司少爷这时倒慌了脚。
摸头安慰?不不不!黑子又不是小童,更何况现在的情况有完全不同,想来黑子现在也只能帮他找医生了吧。
赤司弯腰帮黑子掖好被角,又确认了一遍黑子的情况,腿上传来痒痒的触感,黑子的手从被子里伸出来紧紧攥住自己的裤子。
刚放进黑子嘴里的毛巾又被吐出,静谧的房间里尽是黑子牙齿磕碰的声音。“冷……好冷……”细微的声音从磕碰声里挤出来。“黑子?黑子!”本以为黑子稍微好点,但似乎又突然恶化,赤司来不及再去捡毛巾,伸手阻止。鲛人尖锐的獠牙划破赤司手背。血顺着伤口一点点的流下,染红赤司略显苍白的皮肤。
赤司没有甩开,而是任黑子去咬,顺势把黑子卷进怀里,用自身的温度温暖怀里全身冰冷的鲛人。“你经历过什么?”黑子枕着赤司的手,慢慢变安静,流出的呻吟越来越少,嘴却不知道松口。紧绷的身体放软,赤司闻着鲛人特有的清香,不知何时也失去意识。
同情,怜悯之心悄悄在赤司对黑子的感情上扎根,先前的厌恶一点点被血色的花渲染成不同的色彩。也只有赤司知道,那是黑子的颜色,海一般的颜色。
当赤司醒来的时候,身边是黑子浅浅的呼吸声。手倒是还在鲛人嘴里,湿湿的大概是鲛人的唾液。赤司叹了口气,轻轻把手移开。
黑子不安地扭了一下,转身抱住赤司。赤司也是一惊,无意识的?鲛人好像要醒了,柔软的头发蹭着赤司的颈窝。
早晨果然是让人最无防备的时刻,黑子软软的叫声像刚睡醒的小奶猫一样,明明是慵懒的却对赤司自己是无限的引诱。
黑子醒来时自己也吓了一跳,自己抱着的巨大物体是什么?
在赤司不以为然的咳了一声后,黑子吓得差点跌下床去。黑子记得自己昨晚好像发病来着,然后发生了什么? 嘴里好像有点血腥味,我把嘴咬破了吗?完全无意识,赤司到底是怎么在自己床上的?衣服还在,好像没干什么事情。或者是自己想多了,这位少爷好像是讨厌自己的。 慌乱的想爬下床,手却被赤司钳住。
太瘦了啊,昨晚就这样的感觉,平时看上去只是肤色白的不健康的清瘦,可是现在的触感,骨头,除了骨头大概就只剩下表皮下的经脉了吧。赤司不满的表情一点点显露出来,玩心也顺着上来。
“黑子不打算负责吗?”负责什么,昨晚真发生了什么了吗?
“黑子不记得了吗?昨晚的事。还真是无情啊!坏事做完就不认人了。”黑子慌了,说自己做了坏事的那位小少爷又不明说他很尴尬好不好。“赤司君,能不能请你明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啊,这个啊,枕着我的手臂睡了一夜,你舒服了,我的手可是很酸的。”赤司举着胳膊装作很酸的样子,想到黑子看不见,还故意抱怨了两声。“那我帮你揉揉?”也只是手酸而已有必要说成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吗?
赤司不意外的看到了小鲛人的脸红的样子,只可惜他的眼睛毫无生色。这本应该是一双很有灵气的眼睛才对,虽然,现在的义眼也很好看。
鬼使神差地,赤司竟然想去吻黑子的眼睛,当然,赤司也准备去这样做了。手刚触碰到黑子的面颊,黑子却像被很可怕的东西碰了一样立即抽回手,无意擦到了自己在赤司手上创作的伤口。
“对不起我弄疼你了吗?”黑子愧疚的问道。
“没事,可以了就起床吧。我让小童帮你把早餐端到房间里来。”黑子坐在床上听到赤司掀被子的声音,脚在地板上走的声音,赤司和小童谈话的声音。直到所有声音都听不见了,黑子才敢放松下来,重新倒回床上。
等赤司换好衣服,清理好伤口重新回到黑子房间的时候,黑子已经吃完了。“走吧。”“去哪里,赤司君?”“我的房间,医生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黑子任由赤司牵着走到赤司房间。“躺下。”“啊?什么?”“给你做检查。”“哦,我知道了。”
黑子摸索着坐好,突然一个冰凉的器物碰到自己的前胸,黑子往后缩手胡乱地驱赶。“别动!在给你听诊!”赤司手扣住黑子的肩膀,黑子低下头,任由医生抬自己胳膊,撬开自己嘴巴,内心却还为自己刚刚的一惊一乍感到害羞。
医生检查完毕,赤司给了个眼神示意出去谈。房间里顿时没了声音。
出去了吗?黑子心想,赤司的房间有股淡淡的熏香味,他现在坐着的好像是,黑子伸手摸了摸,好像是床!黑子忙把手放到腿上,端正坐好,低下头,只希望头发可以遮住他通红的脸。
门外的赤司一直用余光观察着黑子,黑子的纯情程度倒是有些超出他的想象。“少爷?您有在听我说吗?”赤司回过神,歉意地对赤司笑笑,“抱歉,你继续说。”
“好,黑子先生之前受伤的地方,已经得到很好的医治。只是他的内伤比较困难,长期营养不良,底子还是太虚了。”
“这些我知道,我问的是方法。”
“少爷您知道,国内给鲛人使用的药品真的是很少,所以只能慢慢来。我的话,建议食补。”
赤司若有所悟的点点头,“那么昨晚他的情况呢?”
“呵呵,少爷,那估计的需要心理医生了,”医生笑着揉揉鼻子,“或许可以理解为缺乏安全感。我会给您一些安神香,睡前给他点一会。”
“好,我知道了。我送您离开。”
“不用了,少爷,”医生挥挥手,“哦,别忘了,鲛人和鱼差不多是需要水的,最好给他准备一个泳池。”
赤司脸色低下来,自己果然还是太和蔼了吗?
“那个,黑子?我送你回房间。”赤司转身,黑子早就倒在床上抱着他的被子睡着了。果然是缺乏安全感,赤司坐在床沿,看着黑子的睡颜,伸手理理黑子的碎发。
如果黑子再长点肉,抱起来应该会是软软香香的,赤司看着黑子,不自觉的笑了出来,尽是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温柔。
“黑子如果你不是鲛人,或许我会更加想对你好。”
小童端着饭菜去找黑子,黑子的房间空无一人,便又去了自家少爷的房间。“少爷?”小童从门外进来,赤司听到声响,半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对小童做了个噤声的姿势。小童很理解的用餐盘挡住嘴,轻轻关上门。刚才那个真的是自家少爷吗?果然少爷还是喜欢先生的。
赤司顺手从书架上抽本书,重新坐回床边,“黑子,起床吃午饭了。”鲛人应声打着哈欠爬起来,“昨晚很累吗?”
“只是没睡好而已,赤司君请不要说这么有歧义的话。”黑子顺着被子的纹路一点点向前移动。
“不对,方向反了。”赤司合上书本,拉着黑子的手转了方向提醒道,“这边才对。”不同于鲛人冰凉的体温,人类的温度总像火一样温暖。赤司的手很好的包裹着黑子的手,像教婴儿走路一样小心地牵着黑子。
“需要我喂你吗?”赤司半开玩笑地说。“不用!吃饭这种小事我还是可以的!”黑子自豪的卷起袖子,摸了半天终于找到叉子后对赤司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后者怀疑的坐回原位,摊开书,眼睛还是不由自主地往这边瞟。
“咚!”终于在第四次听到,金属与木头桌面的亲密碰撞之后,赤司忍不住夺走黑子手里的餐具,严声警告轻微发抖的小鲛人坐好,自己来喂他。哈?这种事交给小童做不就好了?黑子腹诽赤司太小题大做。
但是,赤司少爷服侍人的功夫并不比一般人差,送进黑子嘴里的菜肴都是半温的。
“那个,赤司君,可以不要再给我吃这个了吗?”
“不行,青椒给你补营养的。”
……
“赤司君!隔!真的吃不下了……”
“你太瘦了,不吃多点怎么长胖?”
总算看黑子撑着吃完了所有,赤司才开始吃自己那一份,“晚上想吃什么?”
黑子抚摸微微突出来的小肚子,内心感慨,他这里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消化完,晚饭就算了吧。
“除了青椒,我不挑食的。”
“哦,这样吗,”赤司一边回答一边把菜上的红姜丝一一挑走,“那么晚上吃青椒料理。”
小童最近越来越感觉,少爷的日常是欺负先生,欺负却又不欺负到底,总在先生面露不悦之色时收手。然后半逗弄半哄骗,无限释放闪光弹,不过不得不说,这些时间被少爷揽去了不少照顾先生的工作,他同时也多了好多时间,无所事事。
“少爷,这是副家主送来的请柬。”小童说得很轻,怕吵醒在赤司腿上浅眠的黑子。
“叔叔要在游轮上开派对?”赤司微微侧身挡住一些灯光。“是的,副家主还说,请您带着先生出席,到时也会有很多商界大佬去。如果听到什么不好的言论还希望您可以稍微忍着点。”
“知道了,你先出去吧。”赤司侧身用手撑住头,思量几天后派对的事,内心抱怨叔叔。
“你怎么了?一直叹气。”黑子翻了身,仰躺在赤司腿上,小腿垂下来调皮的一摆一摆的。
“你醒了?”
“嗯。”
“没什么,只是发生了一件不太令我高兴的事。叔叔想我参加他的游轮派对。”赤司俨然一副需要黑子抱抱才能开心的表情。
“这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不去?”
“我不喜欢那种场合,可是,如果黑子愿意和我一起去情况就不一样了。”
“我也要去?可以吗?”
“当然可以,你也在邀请名单中。”赤司把玩着黑子耳边的碎发,看黑子轻轻点头。
派对定的是两天一夜,赤司不喜欢酒会的热闹就带着黑子悄悄跑到甲板上吹风。
“这是海风。好舒服!”黑子张开双臂,感受温柔的风从指尖流窜过去,划过肩膀,肩膀?“所以说,赤司君,我一定要穿这么暴露的衣服吗?”
“欸,你不喜欢吗?这件衣服很贵的啊。”赤司故意装糊涂。
“不是说贵的问题啊!布料太少了!”黑子恼羞道。
“蛮好的啊,很好看啊!”赤司依旧打着迷糊。
二人打闹间,侍者走到两人近处,“先生派对已经开始。甲板需要做清理工作,就会结束前还请待在大厅里。”
黑子急促的说声对不起就被赤司拉走了。
说实话,赤司真的很讨厌这种场合,不停有人过来敬酒,谄媚地恭维赤司身边的黑子,赤司真的不是很爽,不停把黑子往身后遮掩。是的,他现在有点同意黑子的观点,果然应该严严实实把黑子裹起来。
“这不是赤司少爷吗?您也来啦。”轻浮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黑子感觉自己的手被别人牵起,不自觉的一抖。随即不同的触感落在自己的手背上,“您真美,鲛人先生。”
“高松少爷,注意你的态度。这是我的伴侣!”黑子的手又被另一个充满霸道和占有欲的温暖包裹。二人互相牵着的手被赤司隐在高松看不见的身后,抓着黑子的手的力度不断加大,用力摩擦着被高松碰过的那处皮肤。
“伴侣?赤司少爷您是在说笑吧,这位鲛人先生不管怎么说和您还是有些渊源的。您不会忘了吧?您自身的血脉。”
手上传来的力道更大了些,身边的赤司明显处于怒气之中,这样被人轻易激怒,和平常的他不同,黑子回握住赤司,手上的力道很快就松了下来。“高松少爷是否管得太宽了,我赤司的家事还不用外人操心 。有时间的话,高松少爷还不如应付下最近和您一起出现在娱乐头条的那位交际花小姐吧。令尊可是操了不少心的。”
高松还是保持良好的笑容,高脚杯却有着被他捏断的趋势。赤司爽快喝下一杯酒,向高松到了别,拉着黑子往会场另一边走去。
两杯三杯下肚赤司已经有明显的醉意,好在还认识回房间的路,半退半走的两人总算回到房间。
“黑子!今晚月色真美!”
“赤司君你醉了!”
“黑子,我要听你唱歌。”赤司突然抱住黑子倒在床上。
“哈哈哈,赤司君!好痒,让我起来!别乱摸啊!”黑子抓住在自己作乱的赤司的手又坐起来,“我只会唱童谣,你听吗?”
“好。”赤司坐起来把黑子抱紧在怀里。
鲛人的歌声轻轻的柔柔的,像极了小时候自己不肯入睡,母亲唱歌哄自己时的声音。连着曲调也十分相似。
“这首歌我的母亲也唱给我听过。”
“是吗?”
“我的母亲,也是鲛人。”
“嗯。”
“她死于同族的刀剑之下。”
黑子不做声,手顺着赤司脸颊慢慢上摸,湿润感顺着手的缝隙滑下,赤司哭泣的声音从黑暗中传过来。直到最后,男人卸下坚强的伪装,抱着黑子滑倒在床上。
箍着黑子腰的手更加紧些,黑子坦然接受赤司软弱的一面,手覆在赤司头上,依照记忆里妈妈安慰自己的样子安慰赤司。
“黑子……”

TBC


感谢您能看到这里
那么来猜猜我接下来要干什么ˊ_>ˋ

评论(9)
热度(21)

© 不要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