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我现在穷到连给我cp结婚的九块钱都么得

【赤黑】童话

第二篇点文,来自@是瑜不是鱼桑的小红帽梗
久等啦,全文比较仓促,无肉,纯情吻
今天依旧不会取名




小狼躲在灌木丛中,偷偷看着面前的红袍少女。少女仿佛丝毫不知自己正被视为猎物,而自己身后的小狼蠢蠢欲动。其实小狼跟着少女已经很久了,当然也下过好几次手,可想而知结果未遂。似乎是发现了小狼,少女警惕地往后看了一眼,身后只有一层矮矮的灌木,并无其他。少女又往边上看了两眼才继续摘她的树莓。小狼吓得不清还以为又被发现了呢。
小狼轻轻抖了抖身子,细小的树枝戳的他有些痒,然后慢慢向前爬行,心脏越跳越快。
这一次会成功吗?
这一次还不成功的话,估计他就要当一辈子的狼了。小狼暗暗下决心,后腿绷紧,前爪弯曲用尽全力往前跳。少女听到声响,刚回头就被黑色不明物体扑倒。手里的篮子滑落,树莓撒了一地,嘴唇倒是毛茸茸的触感,完蛋!又是那头狼!
少女推开小狼,用篮子护住自己,还不忘用袖子擦了擦嘴巴,“怎么又是你?”
小狼在草地上轱辘转了两圈,抬手看了看,还是毛茸茸的爪子,欲哭无泪。少女在一旁被冷落倒是不开心,“喂!”
小狼转头,朝少女走去,“喂,别过来。”少女捡起地上的树莓向小狼扔去。小狼似乎知道了什么,停下脚步,在少女不远处坐了下来。
“你好,我是黑子哲也,是邻国的王子。对于刚才的行为我很抱歉。”少女汗颜,这开展不对?!


森林里的仙子们纷纷赶往城堡,为了给老国王的小皇孙庆贺。等绿间赶到时宴会已经开始,紫原嚼着美味棒靠过去,“绿仔来的好晚,吃的快被我吃光了都。”绿间嫌恶的看了紫原一眼,“那你少吃点不就行了的说,真是丢脸。”紫原无趣便走开了,嘴里嘀咕小王子怎么还不出来什么的。
老国王牵着自己的小女儿,公主抱着小皇孙缓缓走进大殿。花精灵围绕在小王子身边,公主将小王子抱到大殿中央的地毯上,贵族们和精灵们自动让开。小王子坐在地毯上,手够着空中飞舞的花精灵,精灵飞过尾随荧光,逗得孩子咯咯的笑。
紫原瞥了一眼绿间手上的玩偶,“绿仔,这就是你的祝礼?”绿间不满的回瞪了紫原,“总好过你手上的饮料的说。”“什么饮料,这可是非常美味的奶昔,黑仔绝对会很喜欢的。”“哼!婴儿肠胃不好的说,你还给他喝冰的?”两个高等精灵眼看要吵起来,公主立即宣布仪式开始,一瞬间精灵们的祝礼发出淡淡的星光汇聚成星光带,流向小王子。
“看着吧,黑仔绝对会抓住我的那条光链!”
“能不能不要再在无所谓的事情上较劲的说。”
“绿仔就是无趣,是怕输吧。”
“你……”
突然,其中的一条星光带发出强烈的光芒,顺着光芒望去,是王子抓住的那条,却不是紫原的那条。绿间暗叫不好,那边的紫原脸色已经沉下去。
奶昔冰冷的杯体靠在王子的脸上,王子冻的一激灵,绿间本想拦住,但是晚了一步。紫原还在极力推荐自己的祝礼,小王子估计被被紫原吓到了,眼里噙满泪水。公主想去抱回王子,刚走近就被绿间护住,不远处的紫原身上冒出紫色火焰,嘴里吐着邪恶的诅咒。
“帝国的王子,我不能原谅你的无礼行为,这是来自我的诅咒,在你十岁生日那天你会因为误食我为你准备的礼物而变成臣民们所厌恶的狼。接受我的祝福吧,在此之前你会健康快乐的成长,一切的转折都在你的生日那天。”
紫原伴着婴儿的哭声消失在大殿,公主推开绿间冲过去抱起王子,把王子紧紧护在怀里,老国王走过去轻声安慰低泣的女儿。绿间叹了口气,率着大殿里的精灵离开。
一直坐在角落的红袍人放下手里的红酒,走到公主面前。在两人面前变出一朵花,小王子停止哭泣,向红袍人求抱。公主的脸上还挂着泪痕。“他的魔力太强,我不能直接解除他的咒语。但是,规则也不是不可打破的,王子最终会遇到一个人,只要这个人愿意给王子一个真心的吻,王子就能复原。”红袍人渐渐消失,王子抱着红花入眠。


“所以,最后诅咒灵验了?”少女环着手,清冷的声音与本身的外表不符。黑子挠了挠耳朵,点头承认。“好吧,事出意外,我原谅你了。”少女拍拍袍子上的灰尘,拎起丢落在一边的篮子。原本被树莓装的满满的篮子见了底,少女必须赶快重新采摘,一边的黑子舔了舔爪子,不感觉少女视线的炽热,“嘿,狼王子,愿意赔偿吗?”少女用篮子轻点黑子的脑袋,金色的眸子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黑子吸吸鼻子,把头转向一边,“我愿意,还有,我叫黑子不是什么狼王子。”
少女把篮子放到黑子跟前,指着前方的树丛,告诉黑子那是他今天的工作量。
两人的速度比一个人快得多,少女留下一小堆树莓给黑子。“要吃派吗,黑子君?我的妈妈做的树莓派很好吃,算是给你的报酬。”“好呀!”黑子的嘴角还沾着玫红色的果汁。少女盯着黑子,盯了一会后还是决定把他抱起来。
“欸?这是干什么?”
“带你回我家。”
“哦,那谢谢了…那个……”
“我姓赤司。”
“那谢谢了,赤司小姐。”
“你太客气了,还有一件事,不知道能不能说。”
“请说吧。”
赤司缓缓吐出一口气,“哈呼!我是男生。”
黑子懵了,“可你穿的是…是……”
“关于我的衣着,有点难以启齿啊。”
赤司所在的村落就在山脚,村口可见站了两个魁梧的抽着旱烟的农夫,黑子不安的缩了缩,赤司拍拍黑子的背意示他没事。“哟,小赤司,怎么捡了头狼崽回来。快丢回去,母狼找过来就危险了。”其中一人吐了个烟圈,往石头上敲了敲烟灰,眼睛却死盯着赤司怀里的黑子。“不不,叔你认错了,这只是一只小狗。”赤司悄悄捏了一下黑子的屁股,后者不满的叫了一声。“哦哦,还真是条狗啊,不错,模样挺乖巧的。”一人一狼呼了口气,急急地跑回家。
“欢迎回来,小征。”赤司诗织从厨房探出头,赤司还没把篮子放下 ,就感到怀里的黑子被抽走。
“小征这是你捡到的吗?这是狼吗,还是小狗?啊啊啊啊!毛茸茸的,好可爱!”诗织把黑子揉进怀里。赤司扶额,他好像忘了一件重要的事,他最亲爱的母亲一直是个对毛绒物体无力的女性。
黑子在赤司妈妈的怀里并不是很舒服,“赤…赤司君,救救…我!呼…吸…不能!”赤司叹气,从诗织怀里抢走黑子。“这孩子会说话吗?”诗织的手还是不安分的揉着黑子脸上的毛,赤司有些不爽。“被别人施了诅咒,暂时不知道怎么解。妈妈,他能先住我们家吗?”赤司一边回答另一边有意识的让黑子远离自己的妈妈一些。诗织收回手,对着赤司笑了笑,点头答应,眼里带着赤司看不懂的深意。然后,便提了桌上的篮子进了厨房。
赤司低头看着黑子突然笑了出来,顺手牵走桌上开了口的牛奶抱着黑子上了二楼。
等诗织上楼想叫两个孩子吃饭时,二人已经睡着了。喝光的杯子倒在地上,地上的小碗里还残存着一点点奶渣,赤司搂着黑子躺在床上,黑子嘴角的毛上还有乳白色的斑点。诗织笑着摇了摇头,抽了张纸巾帮黑子擦擦嘴,又给两个孩子盖好被子,才关了灯下楼。
赤司这一夜睡得很不好,莫名的脸被踢了一下,肚子上还挨了一圈,早上醒来还发现昨天的那条小狼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良好的教养让赤司没有立即叫出来,虽然他也很惊讶。小孩子好像也不是人类的孩子,天空似的头发上还蜷着黑毛耳朵,睡的倒是很香。
小狼人咂咂嘴,翻身伸了个懒腰,“早上好,赤司君。”黑子揉揉眼,朝赤司露出小獠牙一笑,眼里似笼了层薄雾仔细看却又无比清澄。赤司别扭的别过脸,小心掀开被子嘱咐黑子盖好被子别下床。黑子不解的歪了头,“阿嚏!”好吧,现在算是知道怎么回事了,自己是变回来了吗?
黑子跑到镜子前面,变是变回来了,只不过耳朵还在,尾巴也很乖巧地贴在身后,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自身的情况。于是,赤司推门进来就见到了这一幕,一丝不挂的黑子站在镜子前,初升的太阳为他抹了层奇特诱人的色彩。赤司咳咳提升自己的存在感,“黑子,不是让你别下床吗?”黑子低着头。“好了,等下妈妈会来帮你穿衣服,我…我先下去了。”
黑子坐在床沿上,小腿摇晃着,无奈地看着诗织挑选给自己准备的衣服,“赤司君,我现在很能理解你的心情了,非常抱歉之前嘲笑你了。”“好了,现在下楼吃早餐吧。我把小征昨天找回来的树莓做成了蛋糕,味道也许还不错。”
赤司本来已经平稳好内心,可当诗织牵着穿着小裙子的黑子下楼时,潮红又在不经意间爬上赤司双颊。黑子本来就有着女孩子的秀气,举止又藏着皇室的优雅,加上诗织特意挑的衣服,配合黑子身上还未消除的诅咒,赤司只觉得现在面前的这个人满满的诱惑。该死,怎么能乱想?赤司吞下一大口奶油,期盼油腻感能将自己从罪恶中拉回现实。
“小征脸红了呀!果然看到这样的小哲即使小征也把持不住了吧。”诗织捏了捏赤司的脸,黑子也有些不好意思,不敢看赤司,默默坐在对侧,小口小口扒拉蛋糕。“才没有!”赤司反驳,脸却红得更加透彻。“看来我的小征意外的纯情啊,”诗织用力揉了揉两个孩子的头,“今天我要去忙祭典的事,所以就拜托小征这个哥哥来帮忙照顾一下小哲了。”赤司含糊不清地答应了一声。
两人还没吃完,诗织就被别人叫走。赤司在厨房洗餐具,黑子无聊只好盯着桌上的花瓶发呆。“赤司君,祭典是什么样的?”“黑子没有去过吗?”“没有,在王宫时完全就是没有机会的。变成狼后有次遇上了,只是还没进去,就被别人赶走了。”黑子的声音越来越小。“那我带你去,反正也没有多久了。”“好!”桌上摆的花恰好挡住了黑子的视线,挡住了赤司红得发烫的脸。
黑子身上的魔咒好像渐渐失效了,这几天黑子几乎是没有停止过生长,诗织把赤司七到十四岁的衣服全部找了出来,虽说很忙但又不停的表示黑子可爱的像个洋娃娃,即使再累也被治愈了什么的。赤司却没诗织那么积极,他总是悄悄看黑子的耳朵,是不是某一天耳朵就会消失,消失后黑子是否就会离开。
内心的欲望悄悄膨胀,将最深处自己都未曾意识到的情感挤到表面:他不希望,不对,是不允许黑子离开。内心深处的是占有,绝不会割舍的霸占。
在诗织叫黑子系浴衣的腰带时,在诗织抚摸黑子的耳朵时,在两人从同一张床上醒来时,在两人一起钻进被窝时,在两人互相擦背时,情感一点一点扩大,直到变成压抑的痛苦。
两边摊子夹着的过道充斥着摊主的吆喝声。两人到底还是孩子,挤不进人堆,只好一边走,一边看。“赤仔!这里,这里!”相较于别人的摊位,紫原的客人可以说是几乎没有的了。“啊,这个吗?客人可以说是被吓走了吧。”紫原挠挠头,不好意思地冲两个孩子笑了笑。“要吃什么吗?”赤司回头问黑子。“随便什么都可以。”赤司讨厌做选择题。最后一人拿了一个苹果糖。又被紫原送了一杯不知道是什么的淡白色饮料。“赤仔不去占位置吗?要开始放焰火了。”紫原撑着下巴,从货架上抓了把豆子丢进嘴里。“这么吃不会亏吗?”“不会。你们怎么还不走。”说着紫原又从另一边掏出一把糖豆。
赤司拉了黑子就走,却不是跟着人群走而是走小道上了山。别人大多选择在河边观看烟花,此时,山顶也就赤司和黑子两人。
“赤司君,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下面人太多,这里看也是一样的,一样的美。”我只想和你一人看的美景。
远处的天空突然被照亮,随即传来声响。五颜六色的花火一个接一个的绽放,赤司撇过头,黑子的眼里全是绽开的花火的倒影,抓在手里的苹果糖霜上一个个光点旋开。
赤司毫不犹豫舔上黑子嘴角粘着的糖霜,黑子的嘴唇甜到发了腻,可赤司就喜欢这样的味道。黑子瞪大眼睛看着赤司,手里的苹果糖掉在地上滚了几圈,沾满尘土。嘴唇被人忘我地吮吸,黑子自己也有点头晕 ,嘴里的氧气一点一点减少。
在黑子即将窒息昏倒前,赤司松开了他。面前的人没有责怪他,没有逃,而是直接蹲下抱成了一个球。“黑子……你生气了吗?”黑子摇摇头。“那你先站起来。”烟花的光打在黑子身上,赤司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黑子头上的狼耳正在一点一点变小。
但是,并不是错觉,黑子的狼耳真的消失了。“黑子,你的……”
“赤司君是笨蛋吗?!”
“欸?”赤司不解。
“突然…突然亲过来,是个人都会害羞的。”黑子的肩头止不住的颤抖,声音都染上了一丝情欲。
“噗哈哈哈哈哈哈!”
“赤司君你笑什么?”占了便宜就严肃一点啊。
“抱歉,”赤司止住笑,“只是想着黑子的耳朵没了也没那么可爱了。”黑子立即站起来摸自己的头,确实原本的耳朵不见了,身后的尾巴也消失了。
“诅咒消失后是不是就要回去了。”黑子没说话只是轻轻点点头。
两人间一阵沉默。
“赤司君?”
“嗯。”
黑子深吸一口气,“这么说可能很牵强,一开始本就是我为了解开诅咒占赤司君的便宜,所以…所以请让我对你负责!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去,做我的王妃吗?”
赤司突然哭了,“原来这就是喜欢吗?原来我们怀着相同的情感吗?”
黑子走过去抱住赤司,“现在可以吻你了吗,王妃殿下?”
“可以的哦。王子殿下。”



希望结尾的各位欢心
感谢各位可以读到这里

评论
热度(23)

© 不要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