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我现在穷到连给我cp结婚的九块钱都么得

鱼儿游(上)

鲛人设定,感谢柒月月的脑洞
不知道会写多长hhhh
柒月月请收下点文,以及生快





娇小的鲛人坐在厅堂的沙发上,头低着,脸上尽是不安的神情。中年男子的声音从门外响起,鲛人立即坐好,收好自己的不安。随着门弦转动的声音,中年男子的声音更加清晰,听脚步声好像不止一人。
“就是他吗,叔叔?”少年温润的嗓音滑进鲛人的心扉,就是他吗?即将是自己主人的人?可惜了,他看不到。
“是的,征十郎。他叫黑子,好好待人家,有关他的事情我已经给你讲了,我就先回去了。”
黑子听到少年浅浅的应了一声,没有那种乐意的意思,也是自己是这样无用的鲛人。突然,温暖的大手抚摸在自己的头顶,中年男子长辈一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哲也以后就在这里生活,征十郎是个温柔的孩子。”黑子轻轻的点点头。
男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可以听到少年恭敬的话语,“叔叔,再见。"他是先生的侄子吗?是叫征十郎吧。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黑子更加觉得尴尬,站起来不是,坐着又感觉不对劲。完全感觉不到赤司的动作,更不用说自己什么都看不到。
“你叫黑子,鲛人?”
“啊!是……”黑子一惊,手紧紧抠住衣摆。
“别紧张,我问问题你来回答就好。”
“……好。”
“叔叔说你是被他从黑市里买回来的。”
“嗯。”
“你的眼睛?”
“是瞎了的。”
“这样啊,真是可怜呢。”明明在说着同情的话语,却用着嘲讽的语气。
黑子笑了笑。“我听说鲛人的眼泪会变成珍珠,如果是真的,那群人为什么要剜去你的眼睛?”
“是真的,只是…我…不会…泣珠。”黑子说得结结巴巴。
“哦,这样啊,”赤司不再说话,黑子可以感到赤司渐渐靠近的脚步声,随即下巴就被人紧紧捏住,黑子吃痛的叫了声,想幻化出鱼尾攻击对方。赤司很快将黑子卡在身下动弹不得,“所以你就干了这种勾当?”
衣衫被打开,赤司的手从领口伸进去,温柔的抚摸着黑子的身体。黑子轻轻颤栗着,闭紧双唇不敢发声。他和那些人一样!自己本以为温润的少年和那些人一样!黑子不反驳,也没有挣扎。早些年的调教早让他忘记何为反抗。胸前透着丝丝凉气,赤司的手顺着黑子身体上的细小伤痕一路往下。“别!求求您!不要……”黑子求饶,希望赤司可以停下。
黑子抖的更厉害,眼角的泪水甚至出现了血丝,痛楚从义眼尾处扩散。赤司冷笑,手指停在身下人的肚脐处,“这么敏感,你究竟被多少人玩弄过了。”“没…没有…”黑子开始挣扎,眼角出现淡蓝色的鱼鳞,腿却被赤司分开无法变成鱼尾。“现在呢?你要变成鲛人的样子来诱惑我,”赤司低下头靠在黑子耳朵吹了口热气,“还是说你要唱你们的媚歌硬逼我发情?真恶心啊,黑子君。”黑子停了下来,紧紧咬住下唇,身体的变化也随之停止。赤司一笑松开了黑子,朝门口唤了一声,在门口等待的小童立即进来。
“这是以后你的仆人,有什么就吩咐他。”赤司起身,向门外走对小童说,“送他回房间,六点带他去大厅吃饭。”小童低头回应,待赤司走后才跑到黑子身前。“先生,我先送您回房间?”黑子整理好衣服,“吓到你了吗?”“没有,先生。”“好的那走吧。”黑子被小童牵着往前走,揉了揉隐隐作痛的下巴。小童走的很慢,生怕会让黑子摔倒。
房间门被打开,小童牵着黑子坐在床沿上。“先生,您的眼睛出血了!”小童连忙抽出手绢,去浴室弄湿敷在黑子眼睛上。冰凉的感觉从外部渗进内部,很舒服,减缓了眼部的疼痛。“先生,您没事吗?”小童的声音很慌张,很明显,刚才吓到他了。黑子伸出手,摸索着放到小童柔软的发丝上,“我没事,有浴缸吗?我想洗个澡。”“哦哦!先生我去放水,您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手上的支靠点没了,耳边倒是响起了流水声。
“先生,其实,少爷是个很温柔很好心的人。今天的他完全是个例外!您千万别怨恨他!”小童说,伴着水声。“没关系,我不会那样想。…额,你叫什么名字?”“先生叫我小童就好,这个是少爷给我起的,我很喜欢。少爷是好人,很少对我发火的,不对,是对全部的下人!”小童重点强调,黑子的注意力转移失败了。
刚才的情景还停留在黑子脑海里,将自己压在他身下的那个人,对自己说这凌辱话语的那个人,和那个孩子心目中的主人真是同一个人吗?
“所以你就干了这种勾当?”赤司的话突然跑进黑子的脑海。
这种勾当?他连名字都不愿说起,应该是很讨厌自己的吧,也许是碍着赤司先生的面子才没有什么表示。卖身的勾当,无法泣珠,唱不了媚歌……种种鲛人的能力自己都没有,在家乡是因为自己家族的地位,逃到这里却被抓住,被抓进黑市,痛苦的记忆涌了上来,抵挡不住。身体最深处的痛随着寒冷一起涌出来,像浪一般,一层高过一层。黑子蜷起身子,却止不住害怕的颤抖,不停的流出冷汗。
手突然被温暖环绕,“先生,水放好了。”黑子任小童牵着。小童把手放到黑子衣带上时,明显感到黑子身子一颤,“先生?”黑子推开小童的手,微微摇了摇头,“我没事,你先出去吧。”“先生,可是,您的眼睛……”黑子摇了摇手,小童只好出去把衣服抱进来,放进衣篮里,又把衣篮往黑子脚边移了移,才不放心的出去了。
黑子叹了口气,轻轻脱下衣服,鲛人的肌肤本来就很光滑再加上黑子本来就纤细的身材,衣服滑下去本就没有什么障碍。黑子摸索着摸到浴缸边缘,顺着触感滑进水里。小童早就为黑子调好了水温,黑子靠在墙壁上,享受水的滋润,沉在水底的腿生长出鳞片幻化成鱼尾,牙齿也变尖,指甲变长变得锋利,眼角浮现出淡蓝色的鳞片,完全变成了鲛人的样子。黑子调整了一个舒适的位子,累得睡了过去。
赤司不耐烦的看着报纸,就算他今天对那个鲛人说的有点过分,也不能赌气不下来吃饭啊。赤司看向小童,小童一惊,“少爷…那那个…先生说他要泡澡然后…然后让我出来…就…就…”“好了,”赤司打断颤抖孩子的话语,“我去找他。”赤司揉了下小童的头便上了楼。
黑子不在房间里,赤司往里走,就看见浅蓝色的鲛人浮在水面上,头发散了一水面,却不粘在皮肤上,鲛人小小的头枕在手臂上,嘴里还发出细微的梦呓,尾巴还轻轻拍打着水面,赤司蹲下去,无名指勾起鲛人的一缕长发,一圈一圈的绕在手指上,黑子的发丝冰冰凉凉的,透着一股清爽的香气。水早已凉透了,赤司暗暗腹诽,不怕着凉吗?
很奇怪,现在的黑子和他心里本来给黑子定义的形象不一样,赤司也不是没见过鲛人。唱着媚歌,对着男人撩拨,紧紧缠绕在男人身上索欢的娇媚的让他觉得恶心的鲛人,他见的不少。可现在的黑子,无缘由的和记忆里那个给予过自己温暖的鲛人重合。也是因为这个才让自己重视的人离开的那么早。赤司的眼眸暗了暗,手指摩挲着黑子冰凉的秀发。
突然,赤司感到一股抽力,抬头黑子正轻轻颤抖的护住自己,发丝被抽离自己的手心,“醒了?”赤司笑着,赤金双眸溢出流光。“赤司君?你怎么在这里?”赤司勾起黑子下巴,“这里是我的地盘,我在这里,有何不可?”明明只是无神的义眼,此刻赤司倒是觉得它传出了神韵,赤司止住想吻上去的冲动,“洗好就快出来。”黑子应了一声,撑着胳膊浮出水面,顿了顿,又潜回去。“赤司君,你能不能先出去。我先穿衣服……呜啊!放我下来!”黑子觉得身下一空,原本被水包围的感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人的胳膊。“别动,当心摔了。”身上捆着自己的手又紧了些,黑子悄悄抓住赤司的衣服,感觉全身的热源往脸上钻。
赤司把人放在床上,黑子立即裹了被子,赤司靠过去拽下黑子的被子,“你还真是意外的纯情,怎么,你没被人看过?”黑子的头又埋进被子。“不过,你的身体很滑呢,感觉总要从我手上滑下去。”不出意外的又看到鲛人的脸更加红。“衣服…请给我。”黑子不敢解除现在的状态,如果解除了状态,那不就得一丝不挂的站在别人面前,虽说是同性。赤司回浴室拿了衣服扔给黑子,“怎么不穿?”“可以不要看着我吗?”赤司往后退了两步,故意磨出很大的声响,却没有转身,黑子迟疑地掀开被子,身上的鳞片以可见的速度消失,露出洁白的双腿。诚真的一丝不挂,黑子摸了衣服就往身上套,赤司站在对面倒是看的清楚,“穿好了吗?”赤司忍住笑意,“好…好了。”“我让小童把饭菜拿上来,你不方便,以后就不要下去了。”“是。”
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又有了开门声,小童端了饭菜进来,“先生,我喂您?”“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吃。”黑子摆摆手,小童把碗小心的放在黑子手上。“先生,您刚才和少爷发生了什么吗?刚才少爷居然笑着出去了。”“笑着?”黑子从饭碗里抬头。“是啊,很开心的样子啊。”黑子又扒拉了几口饭。“小童,我想赤司君,也许真是个很好的人。只是有时候也很别扭。”黑子看不到自己夸赤司时,那孩子眼里带着多少光芒。

“他吃光了吗?”赤司靠着门,吐出一个烟圈。“先生吃完就睡下了。”赤司伸了个懒腰,转身往楼上走,“好好照顾他。”赤司摸了摸自己的无名指,靠在自己嘴唇边轻轻碰了一下。鲛人,黑子?自己好像发现了有趣的东西了。 谁能给我动力?我需要动力!!!还有圈人怎么弄????
评论(3)
热度(30)

© 不要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