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我现在穷到连给我cp结婚的九块钱都么得

【赤黑】你还记得我吗

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诚凛开始有了晚自习。是的  自习要上,训练也还得训练。
一伙人熙熙攘攘的从体育馆离开,吐槽这学校的制度,以及校长怎么怎么不明智,失民心。
黑子跟在最后,不去参与, 只是用耳朵静静去听。
突兀地,火神的肚子不满的叫了一声。小金井的笑声从前辈们的身影中爆出,惹了火神不满的大叫。前辈们都笑了,然后,“咕~”的声音是放了连环炮一般再也停不住。
“这附近有M记。”黑子的声音夹杂在杂音中。前辈们停住笑,每人掏出钱,在路边揪了几根野草以做抽签用。
不巧,黑子和火神抽了最短的草。黑子倒没什么,他本就想去买杯奶昔喝,倒是火神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黑子,你就只买一杯喝的就够了?”
“我的钱就只够买这一杯的了。”
“你不饿?”
“饿。”
“那我的分一个给你好了。”
“不要,我不想吃,谢谢你,火神君。”
火神转过头,黑子的冷性格他还是有些不习惯。黑子看向外面,诚凛的黑白校服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件灰色衣服。
“火神君,多点一个吧。前辈们好像有朋友来了。”
两人拎着大袋汉堡走出M记,果真多了一人与前辈们正交谈着。黑子停下脚步,一动不动的盯着人群里的那人。火神催促黑子快点走,谁知黑子将手里的汉堡扔给火神,自己到先走到前辈那儿。无奈,火神只好自己分发。等给到那人时,那人笑着摇了摇手示意自己不需要。那么就多一个了,给黑子吧。火神这么想着。
“喂!黑子!”
淡蓝色的人盯着人群中赤色的人,没有理会绛红色人对自己的叫喊。

呐,赤司君你不是已经走了吗?不是已经走出我的心了吗?

“那个,黑子。奶昔借我喝一口,被汉堡噎到了。”
无奈黑子把手里才喝了小半的奶昔扔给火神,并警告他别喝,自己再给他买一杯去。结果出来时原本那杯已经在赤司嘴里咬着了。火神抢过新的一杯,灌进嘴里,释放般的说,活过来了。
赤司本人好像没有察觉异样,依旧和前辈聊的很开心。
“啊是吗?那场比赛你也看了啊。”
“嗯,前辈们的绝招都很厉害,还有一个长得很高大的同学,篮球打的也很好。很希望能和他讨教一下。”他没有注意到自己……
“你说的那是火神,也就是个只知道篮球的傻瓜。”前辈们笑嘻嘻的指向火神。
“你好,赤司征十郎。”我似乎高估自己了。
“你好,我叫火神大我。”火神有点不开心,什么叫只知道篮球的笨蛋啊!
黑子躲着,不去看赤司,但视线控制不住的往赤司身上移。这样多好,可以一直看着你却不被发现。
“这次来东京多久?”
“也没多久,家里的事情处理完就好了。大概一个多星期的样子。”
“一个多星期,那课呢。”
“不用担心,来之前已经全部完成了。”赤司笑的温柔。
“噫!来自学霸的无穷打击!”
几人正聊的尽性,不远处的诚凛传来一阵打铃声,几人这才意识到已经很晚了。匆匆告了别,各自往家的方向分散。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过黑子一眼。赤司你知道吗?名为黑子哲也的少年一直把你保护在他内心最深的地方,深到时间久了就会忘了你。
可是当你出现时,它又猛地跳出来。这种感情就像酿酒一样,酒香密封在黑子心里,这一刻如同陈酿开坛,酒香铺天盖地般袭来。
可是光这样又有什么用,最重要的你没有记得过我
可……我还奢求这你还能记得我。

梅雨季说来就来,每天都会下点小雨。然而诚凛的制度还没改革。几人像以前一样吐槽这学校的制度,黑子也和往常一样走在最后。一辆小电驴停在他们身边,车上人叫了一声,前辈们几乎都傻了眼。
“前辈。”
“卧槽!赤司你骑着这个!”
“不可以吗?”怎么不可以?但你不是那种出门就有专车接送的大少爷吗?骑这个太不符合形象了吧!
当然,那些人没有这么说。赤司扬了扬手里包装精美的纸袋。“算是那天晚上汉堡的回礼吧。”
“你那天不是没吃汉堡吗。”“是吗?我忘了。已经买了。浪费了也不好,就做个人情吧。”
众人接过纸袋,不由得又被打击了一下。这种看上去就是钱做的点心,我们不想说什么了,总裁,您财大气粗。
黑子从火神手里接过点心撑着伞,悄悄站在赤司身后,用伞遮住赤司明显的发色。佯装发短信的动作隐去声音偷偷拍了一张赤司,发了推特。
然后和火神说了一声,偷偷离开了。

天好不容易放晴,却在下课时又下了一场雨。部活结束,前辈们留在体育馆里打扫卫生。赤司又来了,来道别的。
终于他又要走了。赤司没有久留,很快就回去了。然后一年级也被前辈用“太晚回去不安全”之类的借口赶回了家。
“赤司要走了呢。”
“嗯。”
两人之间一阵沉默。
黑子收起伞,“火神君,如果我说我喜欢赤司君,你信吗?”
“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雨水打在黑子脸上,“我就是喜欢他啊!”
火神呆了,他突然觉得自己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说怎么做。
“我从三年级见到赤司君起就喜欢着他了,我知道我这么说有点难相信。可能那是还不是真的喜欢。然后分班了,偶尔会在走廊厕所遇见。初中还是在同一所高中已经不是了。
然后我好像忘记了他,然后他就又回来了。我已经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他了……”
火神蹲在黑子身边,默默的听黑子哭诉。
同时,黑子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下,几天前黑子偷拍的赤司的背影并配以140字我爱你的那条推终于迎来了它第一个热度。

你们好,这里是夭夭。是的我放弃了【赤赤】这个名字,总觉得冒犯了征征的名讳。【哈哈哈】

后续大概是没有了的,但依然端午安康哦。


o
评论(2)
热度(22)

© 不要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