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我现在穷到连给我cp结婚的九块钱都么得

【赤黑】拾朝

暑假拼死赶出来的233333
情人节就该谈谈恋爱
算不上小甜饼却依旧被我当成小甜饼
Let me fly myself!






#
某天突然从睡梦中醒来,首先映入脑海的就是之前的梦。漫天飞舞的樱花,和来来往往的行人,少女漫一般的场景。 这种情况之前也出现过,不过都是些奇异的梦境,柱子粗的巨蟒,白天看的小说里的人物情节,上学时曾无意间有过接触的校花…… 当事人赤司征十郎也没有多在意,和往常一样起床洗漱,吃饭,上班,下班,回家。赤司征十郎式的生活,没有特色,却因为特定的安排,自己每天如此,改不掉习惯挑不出毛病。
然而在几周后,奇怪的梦境终于让赤司上心,其实梦的内容很平常,平常的像日常一样,而不平常的是梦见的人,一直梦见。但赤司知道自己没有见过他。 赤司一边刷牙一边回想昨晚的梦,就像真实的一样,一直梦见的的人走到自己的面前。
“请问您是周公先生吗?”
周公?赤司不禁笑出声,这个问题没有让他感到对方失礼,反而觉得有那么一点可爱。嗯,其实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也蛮可爱的,大概是大学生吧。
“你这么想也可以。”赤司笑的有些邪魅,玩心也被对方认真询问的可爱的样子激出来。
对方露出怀疑的神色,“先生不是吧,笑得这么像开玩笑,”但他又很快恢复认真的表情,“刚才的问题是我失礼了,我是黑子哲也,现在也请先生告诉我正确的名字。” “赤司,赤司征十郎。”就某种方面来说,这孩子也是个狡猾的商人呢,赤司心想,赤色眼眸里倒映着黑子晕开的微笑。
真是可爱呢,赤司吐掉口腔里的牙膏残渣,用毛巾抹了把脸,也许是可爱的耿直才对。 直到坐在办公桌后,秘书把文件放在赤司面前,又轻轻敲几下桌面,社长大人才从刷牙时就开始的神游中把神识抓回来。
秘书只当是赤司最近太累,简单讲了那个棘手的项目的进度。 这大概是在赤司手上耗得最久的项目,对一个小镇的开发,却遭到当地人反对,理由是开发所用的土地占用了不可用土地。赤司集团和当地小镇上的人的矛盾愈演愈烈而原本负责的赤司会长突然当起了甩手掌柜把担子全数丢给了刚归国的儿子。
赤司同小镇上的人交涉过几次,可对方坚决不肯做出让步,而另一方面集团的其他老董事又逼得紧,而自己老爹完全就是一盏清茶归隐于办公室一句话也不帮。所以赤司这个做儿子的很无奈。 但是,那被文件夹夹住的几张纸就很无辜了,仅仅是因为自己身上被印了文字就被赤司不着痕迹的往桌角移了又移,它都快摔到地上了。当事人也不理会,耍小公子脾气的趴在桌子上手里的钢笔一下又一下的敲着桌子,银色的笔身模糊的显现出赤司赤红的头发,他胡乱的揉了揉有些发青的眼角,此时赤司竟开始盼着天黑好去做梦,而此时也不过是他从床上睁开眼后两个小时。
“小野,你说你做过最奇特的梦境是什么?”赤司依旧在玩着他的钢笔。 “那大概是中了几辆豪车的梦。”小野说。 赤司淡然地看了他一眼,“那么肤浅?” 小野正收拾着东西,听到这话反而笑了,“我这叫大众。社长难道做了什么美梦?” 赤司一愣,笑得有点危险,“也没什么,不过是一个风景梦,飘着樱花。这么说来,樱花好像快要开了。”
绝对在骗人。小野这么想却不会说出来,毕竟饭碗还是比好奇心重要得多的。

#
“所以赤司君真的对秘书君这么说了,”黑子合上手里的书,“然后秘书君也相信了?” “当然不可能,这么明显的谎言都听不出来的话,我怎么可能招他进来当秘书?”赤司笑的狡黠,让黑子想到了狐狸这种生物。 “那应该是迫于赤司君的淫威了吧。” “喂,”赤司无奈,换上一副无辜的表情,“黑子还真是口下不留情,我可没有胁迫他。” 黑子没有接话,默默看了赤司一眼表示我不相信,又翻回原来看的那一面继续阅读。
赤司刚下班躺下,就发现自己站在一家咖啡厅门口,而黑子就坐在最显眼的地方看书。睡前的疲惫感全部消失,但透过咖啡厅的玻璃门还是稍微可以看到眼眶下面的青色,就那个棘手的案子不谈,那些好事叔伯丢给他的任务也不少,最近也一直加班到很晚才可以休息。
不得不说黑子还是挑了一个好位置的,从赤司的座位可以看到一棵很大的樱花树,看起来像是有百年了,即使现在那棵树的花期快结束了,也看起来很漂亮。
“黑子,你觉不觉得这很有趣?”
“什么?”貌似正读到精彩的片段,突然被打断的黑子表现出不满的神色。
“梦啊,”赤司揉着刚刚枕着的手的酸痛部位说道,“一两次的话是巧合,仔细算的话我梦见黑子也不下十次了吧。”
“啊啦啦,还真是奇妙的缘分呢,”黑子捧读,“所以,赤司君想表达什么呢?” “我想说黑子是不是有魔法呢?也许黑子是梦中的精灵呢。”
“什么,”黑子故作惊讶状,“难道这不是赤司君的巫术吗?我一直怀疑赤司君是巫师呢。”
赤司无语,却也不得不承认面对黑子的无力感,这种无法言明的感觉,赤司还是第一次对未知产生类似紧张的情绪。 每天的梦境对于赤司来说都是一种放松,没有公务,没有虚伪的情感,赤司还记得黑子曾对自己说。
“如果实在太压抑,为什么不倾诉出来,反正是梦里,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如果不想说,那么就更加强大,强大到即使再多心事压在心底也不会为之伤神。” 也许是梦里,赤司真放下了戒心,没由头相信了黑子,所以黑子真的是梦里的精灵也说不定。
就像现在这样,黑子看着书,嘴角会偷偷上扬,眼里藏着淡淡的笑意,大约是看到了喜欢的情节了吧。
“赤司君,你在干什么?”黑子抬头,赤司的手近在咫尺,好像已经碰到他的睫毛了。
“啊,没事,看到黑子头发上好像有东西,想帮你拿下来,看来是我看错了。”赤司窘迫的收回手,装作没事的样子放到腿上。
“是吗,”黑子用书挡住嘴巴,显得有点调皮,语气也变得轻快起来,“那我是不是也看错了,赤司君脸都有些红了。”
知道黑子是在调戏自己,赤司也不恼,只是否认说这只是有些上火而已,但是刚刚的举动还真是出乎赤司自己预料,只是看到黑子的头发被阳光照得发亮,便不由自主的想要去摸那软软的发丝。 也许真的印证了刚才所想,自己真的很不擅长应付黑子,不擅长到想要更加靠近黑子哲也,去征服黑子哲也。

#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很像恋爱小说里的情节了,呃,满满的爱情酸臭味,”小野一边吃着赤司带来的小蛋糕一边回答,“不过我很好奇,社长大人到底看的哪本玄学著作,里面竟然有这么酸臭的爱情味。”
“不要多问,你就当我看了我家女佣落在客厅的小言情好了。” 知道赤司有意不想多谈什么,小野也就不再说什么,只夸赤司带来的小蛋糕好吃。
“社长,那个小镇的项目上面又来催了。”小野把笔电推到赤司面前,“而且我们昨天也和镇长交涉过,对方也是不松口的态度。”
“那继续把条件开高,他们总会有为利益所动的那一刻,”赤司停下手中的笔,把刚画好的画举起来,“怎么样好看吗?”
这是一幅风景画,整张纸的的大半部分都被粉色的樱花占据,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后面藏着一个人,但赤司又采用模糊处理,看着又像是没人。
“好看是好看,不过这究竟是画的花还是人。”
“原本是只打算画人的,但是,突然又想画花了,最后就成了这样。好看就可以了,去裱起来。” 等小野走出门,赤司打开手机,对着联系人列表,手指在一个名字上方晃动,想想最终还是关了手机,对着电脑里的和桌子上堆着的文件叹了口气,认输般的投身于工作中。
小野回来时,赤司正看文件看的一头火,小野自知不妙,悄悄把画放在办公室左边的沙发上,然后就退出去。小野没有告诉赤司,外面自己的办公桌上又来了一堆任务,只好认栽,找出其中自己有权限处理和能处理的处理掉,过会儿再和赤司口头汇报。 桌子上发出钢笔头敲击桌面的声音,小野跟在赤司身边几年了,自然知道这是赤司心烦的表现。
而赤司,眼睛里的怒火都快喷出来了,老头子给他的都是些什么人,企划做的还不如一个小学生自制的作息安排表,上面的那群老头又在催催催,等着看自己的失败,等着来落井下石。赤司想起初次酒会见面时一张张笑里藏刀的脸,说什么贤侄有事尽管说,世叔能帮一定帮。但是,现在一个个都想着背后给自己一刀,挫挫老头子的元气。
赤司觉得好笑,就算自己真被打下去,老头子也丝毫不会有任何损失,也不会为了自己拉下老脸,他有很多地方来安置他的儿子,而就算自己真的拿下了这个项目,也不会长什么脸。 赤司觉得自己是真的累了,眼角瞟到那幅画,心里面终于不那么沉重。
——如果不想说,那么就更加强大,强大到即使再多心事压在心底也不会为之伤神。 如果是黑子的话,现在在自己身边就好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很像恋爱小说里的情节了,呃,满满的爱情酸臭味……
小野的话突然响在自己脑海里,赤司还是有些不大相信,自己居然喜欢上一位男性,而又不可否认的是,自己刚刚与撒娇十分类似的感情。 这位社长看着外面的云,脑子里全是与工作无关的事。
小野偷偷往玻璃门内瞄过一眼,吓了一跳立即收回视线,那该怎么说来着? 少女般的……淫笑?

#
街道下着微微细雨,但是用灯红酒绿来形容绝不为过,处处透着纸醉金迷的气息,水汽蒸发更增了一点微醺的错觉。赤司站在目的地的楼下,有了几分落跑的冲动。
“哟,这不赤司嘛?怎么才来。”
或许是这些人等得不耐烦了,又或者是出来醒酒,结果就撞见着准备落跑的他。 今天聚会的都是些赤司在国外结交的公子哥,不知道怎么的突发奇想跑到日本来挥霍钱财,下了飞机才来通知他,匆匆赶到机场时,这些大哥行动快的都跑到这来了。
赤司再接到电话时,几个说话已经大舌头了,还有几个叫哄着的。 等到进入房间房间时,情况比赤司想的要好的太多。
“我还以为你们个个都醉的不省人事叫我来把你们带回酒店,”赤司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哈哈哈哈,赤司,我们比这情况可好不了多少,看到汤什了没?非要用日语去勾搭妹子,结果妹子没勾搭到还把自己舌头给咬了,现在坐那儿喝好几杯酒又醉倒了。”
“那倒是蛮可怜了。”
“那赤司你这两年回国有没有见到什么可爱的女孩,给兄弟们介绍介绍。”
“没有。”
“什么,”其中一个举着酒杯惊讶道,“你家老头居然没有逼你婚。”
“那又怎么了,”赤司突然露出邪笑,“难不成,你们都是面临逼婚才逃到日本来的。”
“我可不是啊,那是他们几个的事,”说着他指着几个打扑克的,“我们只是单纯出来玩而已。经过慎重决定才来日本的。”
“去去去,别听杰克森瞎说,他是害怕面临相同遭遇才逃来日本。你可是没见过汤什的未婚妻,身材辣,性格也辣,泼辣的辣。”说完几个不约而同的笑起来,再看汤什早就醉倒了。
“不过也奇怪,像赤司这么受欢迎的,居然身边连个女伴都没有。”
“或者心仪的人。” 赤司笑笑,抿了一口酒,不说什么,脸上却又浮现出另一层深意,既不肯定也不否认。那些人也不问了,就拉着赤司又皮了一会儿就各自散了。
只是那汤什迷迷糊糊的醒了,拉着赤司哭诉,赤司无奈转向看其余人,去与人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
“赤司,我跟你讲,遇见喜欢的一定要先老头子制老头子,要不你会后悔的啊。赤司诶你怎么走了?我还没说完呢……”赤司抢先钻进车里,油门一踩,一阵风似的跑远。
遇见喜欢的……赤司的眸子沉下去,再怎么说喜欢一个梦里面的人也太不现实了,即使是黑子,因为是黑子啊。 赤司加快速度往家开,迫不及待的想要见黑子,即使只是梦中人,也想让他知道。
“黑子!”赤司看见在前面撑伞行走的黑子,拉着他就跑向酒店,急匆匆地开了一个房间就拉着还在呆懵状态的黑子上了楼。
确认房门反锁好后,赤司才放开黑子,“抱歉,吓到你了,那个……对不起,可能我接下来说的话会更加吓到你。”
“是什么呢,赤司君?”黑子笑得像个精灵。
“我说,呃,我知道黑子只是我梦里的过客,我们谁都不知道是否还会在梦里见面,我害怕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所以我想告诉你,我……”
喜欢你啊……最后的半句是说给天花板听的,赤司征十郎活着的24年里,头一次这么痛恨自己的生物钟。想着还有别的机会,赤司恨完,也就不在意了,然后像往常一样起床洗漱,上班。 办公桌的椅子还没坐热,小野就过来了,“社长,那位小镇镇长请求与您进行一次面谈,我查了您的行程,下周末您有时间。”
“可以,你去办吧。” 赤司觉得今天的时间过得出乎意料的慢,好不容易等到天黑,桌上的文件终于清空。赤司累的趴在办公桌上就睡着了。直到天亮赤司也没遇见梦里的黑子,赤司想也许是太累了,没法做梦。
可一个个夜晚,现实主动打击了赤司的侥幸心理。
终于,一个念头跑进赤司心里,他大概是再也不会见到黑子了吧。
#
小野觉得自家社长最近不大对劲,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不对,但很像电视剧里的那些失恋角色一样。不过失恋这种看似平常但是与赤司毫不沾边的事,完全没可能啊。 小野开车送赤司去小镇,毕竟他还是不大放心赤司,“那个社长,您要不先睡会儿,离目的地还有些距离。”
“不用……等等停下车。” 小野还不明白赤司意思,顺着赤司视线看去,一株巨大的樱花树立在不远处,不得不说,小野被惊艳到了。
而赤司,似乎想到了什么,抛下小野顺着公路跑,直到远远看见一家咖啡厅才停下来。 是了,和梦境里一样,这里是他遇见黑子的地方。 赤司顺着路往树那里跑,他决定再相信一次自己的侥幸心理。 在,不在,在,不在……赤司数着自己的步数。
如果是真的,世界的某个角落真的有个你,黑子哲也,我一定不会再让机会消失。 大概是跑的太快,转角口只感到撞到了人,急匆匆把人拉起来赤司就准备离开。
“赤司君?” 是黑子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
“黑……黑子?”确实是活生生的黑子哲也,赤司不敢相信还去捏了捏黑子的脸。
“原来赤司君真的是活的啊。”
“原来黑子也不是虚假的。” 赤司不服输的回敬过去。
“黑子!”
“是。”
“我喜欢你,当时应为种种原因没有说出口,我……”
赤司还没说完就被打断,而迟迟赶到的小野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看见自家社长被一个蓝发青年抱住,嘴唇动了动,然后蓝发青年就被自家社长紧紧搂进怀里。
“嗯,我知道啊。”
The end.

评论
热度(31)

© 不要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