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我现在穷到连给我cp结婚的九块钱都么得

【绿黑】识与

 

来人轻轻推开院子的门,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

蓝发的童子起身朝来人行了个礼,恭恭敬敬道,“村长。”

“是黑子啊,我来找医师大人拿药,他现在在家吗?”

黑子跑到窗口,取下早就包好的药包递给村长,“绿间君说一次只要煎半包药,三碗水煎成一碗,早晚吃。还有......要在饭后吃,饭前吃了会闹肚子的。”

“知道了,记得代我谢谢医师大人。”村长取了药,也未多做停留便回去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绿发的人披着外衣走出来,瞥了一眼窗台,又回头进了屋子。

绿间是几年前才来到这个小村子的,那年,村子里正蔓延着一种奇怪的疾病,患病的人不是烂手就是烂脚,奇痒无比可有没有法子。也没有郎中大夫愿意来这种偏远地区。可绿间还是来了,不顾同行的劝阻。

全村人都感激的希望这位好心的医师可以留下,绿间推阻不得,只好答应。

黑子是绿间上山采草药时捡到的孩子,醒来时什么都不知道,自然也无法得知他家在何处。那时,黑子躺在绿间臂弯里,听着这个高大的男人说,“既然无家可归,那就呆在我这里当个药童。”

“药童是什么?”

“晒药干,磨药,煎药的人。”绿间顿了顿,“你,可要留下。”

“好。”

绿间坐在书桌前,面前的药典停在黄芪那一页已经好久了。黑子端了杯茶进来,然后,坐在绿间身边的凳子上就开始磨药粉。

黑子一点一点磨的仔细,也害怕用力过猛发出的声响太大。突然,一只修长的手覆盖住黑子的手,“不是和你说过,磨药时候手用点力,这边不是还有没磨开的吗?”

“哦。”黑子轻声答道,头低的更低,像是在认真学习技巧。可红了的耳尖却出卖了他,绿间的手比他的暖得多,指尖还能感觉出一层薄薄的茧。最令黑子羞涩的还是绿间站在他背后,富有磁性的声音教导他该如何做如何做。绿间一低头没有束起的长发调皮的从绿间背后洒下来滑进黑子脖子里,挠的黑子心里痒痒的。

等到绿间松口放他出去时,黑子整张脸快烧起来了,也不和他多说一句就跑出门外。悄悄回头看一眼,绿间又回到座位翻着他的药典。

刚刚煎着的药泛出药香,黑子轻轻嗅着这种香气,和刚刚绿间身上的香气很像。黑子捂着脸,帽子下藏不住的红透的耳垂却怎么也藏不住,心里借口说那是太阳晒得他脸发烫,才不是喜欢绿间君。

......或许也是有那么一丁点倾慕之心的吧。

每日清晨,当黑子还在睡梦中,绿间就背上药筐上山。今日,黑子好不容易醒得早了,求着绿间带自己一起去。绿间耐不住,只好同意,“到了山上不要乱走,丢了我可不会找你的说,被野兽吞了我也不会为你伤心的说。”

黑子躲在绿间背后,小手偷偷托着药筐底,喜悦的心情藏不住的浮在脸上溢在回答里,“知道了,绿间君。”

黑子蹦蹦跳跳的走着,药筐也上上下下的颠着,绿间无奈,抽手拉住黑子,将小人拉到自己身侧,又担心黑子跟不上自己,不由得放慢脚步,手直到采药时才松掉。

嘱咐黑子一声不要乱跑,绿间便专心去忙自己的事,黑子则乖乖坐在树底下。或许是起得太早,黑子看着绿间的背影,眼皮渐渐沉下去。

等黑子再醒来时,身上盖了件衣服,明显是绿间的,可面前却没有绿间的身影。黑子只好起身去寻绿间,可山林里唯有不时飞过的野鸟和几只小动物,黑子急了,大声唤着绿间的名字,也无人应答。

越是找不到越是着急,黑子一路上只顾看着绿间,自然也不认识回去的路。黑子快哭了,手紧紧攥着衣摆不让自己的泪水掉下来。黑子顺着记忆找回去的路,衣服猛地被什么勾住。

回头便是绿间焦急的样子,发丝不知是汗水还是露水打湿的,绿间撑着黑子喘了几口气才说的出一句,“你去哪里。”

还不等绿间反应过来,黑子就扑到他身上,一边哭一边说着什么,也听不清说着什么,只能听到含糊不清的音节。绿间也无法说什么责备的话,只好把黑子抱在怀里,轻轻拍着黑子后背,往村里走。

还没到家门远远就看见门口围了一大堆人,村长看见绿间回来,急忙跑过来,“医师大人,您快来看看,这人昨晚还是好好地,早上就这样了。”

绿间放下黑子,让他进屋,黑子哦了一声,从人群中穿过,但那个躺在地上的病人身上发出的气味,却几乎令黑子昏厥。绿间对黑子说过那是病气,只有他们能闻出来。

这病来得汹涌,绿间试了几种药却还是没有救活那人,最后不得已只好在家属的哀恸声中让他走得痛快些。但是第二日,近十户人家也都染上了这个病。

绿间的门槛都快要被挤破了,黑子能做的跟在绿间后面给他递药。

可是村里的人像是没有看到绿间的努力,他们把罪责归咎于绿间的医术不精,想着到底是山野里来的医师,怎么比得上城镇上的。来闹事的家属越来越多,还夹杂着一些混混,黑子本想去找村长让他出面,可平时和蔼可亲的老者此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到有一日,闹事的混混碰掉了黑子头上的帽子,所有人都看见,矮小的药童头上的一截树枝,眼尖的立即就叫出声,“那是神果!是神果变成的孩子!快抓住他!我们有救了!”

混混们朝着黑子扑过去,还没近黑子身就被赶出来的绿间踢开,顺手将黑子关进门内。

“喂!绿间,村里人都快死绝了,你还好意思藏着这个仙药?”混混的叫嚷声引来而更多的人。

“我没有要藏。”

“那你倒是把那个孩子拿出来救人啊。”

“就是就是。”

“我看他就是想留着药来救自己。”

黑子躲在门后看着村里人逼问绿间,明明不久前还是很亲切的人,现在却换上了另一副嘴脸。他很想跑出去告诉这些人,他的绿间君已经几个晚上没有睡了。

“你们觉得,就他那副小身躯救得了全村的人?还是你们知道把他交给你们你们就知道怎样用药救活一个是一个?”

“那......那也总比你藏着掖着的好......”绿间抬眼,似笑非笑看着搭话的这人,这人一抖,往后退了几步。

“给我两天,两天之后来取药。”

“那怎么行?你带着黑子跑了怎么办。”

“我不会,两天,这药你们爱取不取。”

绿间转身,径直走进屋内。院子里的人迟疑的离开,几个不信的还拿了把锁把院子门锁了。

黑子站在门后,绿间一进来就把人牵出来,“站在那里干什么,门后虫子多,被咬了又要喊痒了的说。”黑子低着头,不像以前一样与绿间反驳。

“黑子,饿不饿?”绿间也没有责备,抓了围裙就往厨房走。

“绿间君?”

“什么事?”绿间转身答道。

“我是不是可以救他们?”

“嗯。”

“你会抓我去炼丹吗?”

绿间放下围裙,蹲在黑子前面,“那......黑子你愿意吗?”如果不愿意,我立即带你离开。

黑子没有回答,只是拉住绿间的手放在自己脸上,腼腆的朝绿间笑。

 

绿间家门外每日都会有几个装作不经意路过的人,实际是为了监视屋子里面的人,期限只有两日,每个时辰这些人都胆战心惊的。

村长实在睡梦中被吵醒的,急急忙忙跑去绿间家是那里烧的只剩下灰了,少数人在灰烬中翻找,多数人是在骂骂咧咧说不该信那个绿发骗子。

可当最后一块木板被翻开,露出放着药的药箱子时,那些人又全部噤声。

 

绿间抱着黑子站在山崖上看着火势一点一点减小,牵着黑子往山外走。

“绿间君,你累不累?你放我下来,我给你背药箱。”

“不累。”

“可你流了那么多血。”

“那你背着药箱我抱着你,我就不累了的说。”

黑子想了会,回答,“好。”

“绿间君,绿间君,你怎么不告诉我你也是神果。”

“你又没问的说。”

黑子低下头,好像也是这样。“那,”黑子抓着绿间衣襟,“你舍身救我,是不是,是不是......喜欢我?”

绿间被逗笑了,决定再逗逗黑子,“这得等你学会把头上的绿豆芽藏好才能告诉你。”

 

THE END


评论
热度(17)

© 不要加🥕!!! | Powered by LOFTER